第一百四十九章 他根本不配当我父亲

宋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医院走廊里,宋小雷绝望地挂上电话。79阅

    医生走出来,宋小雷连忙迎上去。

    “你是家属吗?”医生问。

    “我……我是。”

    “你进去见老人最后一面吧。”

    宋小雷傻住了,挂了电话,忐忑地走进来,坐在胡海波床边。

    胡海波躺在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心率仪缓慢地跳动。

    胡海波虚弱地睁开眼睛,看了看宋小雷,虚弱的,“丽莉……来了吗?”

    “我联络不上她。”宋小雷抱歉。

    胡海波虚弱一笑,握住宋小雷的手,“这都是命,我等不到丽莉来了。老弟,我有个心愿,我希望你替我转达给丽莉。”

    宋小雷很难受,“叔叔,您说吧。”

    胡海波叹了口气,“我希望丽莉能嫁给任远。”

    宋小雷傻眼了,说不出话。

    “这是我这个当爹的,唯一的心愿。我希望丽莉能过得幸福。”

    宋小雷深呼吸,“叔叔,你放心,我一定替你转达到。”

    “谢谢。老弟,在我人生的最后一程,有你陪我走完,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一段日子,你让我感觉到我的人生并不孤单。虽然我和丽莉之间的裂痕没有弥合是个遗憾,但我却收获了你这个知己,这就足够了。咱们约好了,下辈子,一定要再喝一顿大酒。”

    宋小雷握着胡海波的手,热泪盈眶,“一定。”

    胡海波笑着,慢慢闭上眼睛,宋小雷看着失去生气的胡海波,流下眼泪。

    看着护工用白布将胡海波的脸遮住,推着车子离开,宋小雷目送着,心里很难受。

    医生走过来,看着宋小雷,“你就是宋小雷吧?”

    “嗯。”宋小雷点点头。

    医生叹了口气,“老胡真是个可怜人。老胡自从得了脑癌,就一直住在我们医院。老胡非常乐观,住院以后,积极配合我们的治疗,他是整个病区的开心果。可是随着病情的加重,老胡的神经系统出现病变,患了妄想症,总觉得是自己是亿万富翁。为了让老胡得到有效的治疗,我们医院从上到下都配合老胡演戏。”

    宋小雷傻眼了,想起刚来这家医院时的场景,一个绕着胡海波叫他胡总。

    医生接着叹息,“老胡经常提起他女儿。说他这辈子,早就活够本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女儿,怕看不到女儿出嫁,也害怕她过的不幸福。有一天深夜,我们巡视病房……”

    那次巡视病房,医生带着护士,发现胡海波的床空了,医生大吃一惊,连忙冲出去,而胡海波穿着病服往外跑。医生和护士在后面追,胡海波拼命地蹿。

    后来医生一把抱住胡海波。

    医生问:“为什么想跑出医院?”

    胡海波说:“我知道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我想去找我女儿,给我女儿找一个好归宿,要不然我死不瞑目。”

    “你现在的病情这么严重,根本不能出院,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我一个将死之人,还有什么好怕的?我要用我生命中最后的一段时间,亲眼看到我女儿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这是我这辈子最后的愿望。”

    说到死去的胡海波,医生觉得可怜,“我只好答应他,从那天开始,我就让老胡自由地进出医院。”

    宋小雷彻底惊呆了。

    医生把一张存折递给宋小雷,“老胡他知道他委屈了你,所以让我把这笔钱,交给你,作为补偿。”

    宋小雷结果存折,打开,500元整。

    宋小雷看着存折,又看看医生,傻眼了。

    医生叹息,“其实老胡本来就没什么钱,住院后为了治疗他的病,早就把钱花光了。可他总幻想着自己是亿万富翁。”

    宋小雷看着存折,眼睛湿了。

    “老胡跟我说了,你是他这辈子最要好的朋友。我希望你能帮我把他女儿找来,我想亲手把老胡的遗物交给她。”

    宋小雷看着医生,点点头,“我一定把胡叔叔的女儿找来。”

    医生叹了口气。

    宋小雷因为打不通狐狸电话就守在她公司楼下,一看任远的车子过来,狐狸也从车里出来。

    宋小雷跑出来喊:“狐狸!”

    宋小雷突然冲出来。狐狸和任远都是一惊。

    宋小雷看看狐狸,又看看任远,很生气,但努力保持冷静,对任远说:“任总,我跟狐狸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说,我想请你回避一下。”

    任远看着宋小雷,充满敌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能当着我的面说,该不会你又有什么企图吧?”

    “我又不是伪君子,能有什么企图!”

    狐狸见状说:“任远,让我跟他单独聊聊。”

    任远看了一眼狐狸,又看了一眼宋小雷,“那好吧。”

    任远上车,驱车离开。

    狐狸冷冷地看着宋小雷,“说吧,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狐狸,我想跟你说的事情,是关于你爸爸……”

    狐狸大声打断宋小雷,“那个人的事儿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

    宋小雷面色沉重地看着狐狸,“狐狸,这件事情我一定要说,你爸爸……去世了。”

    狐狸傻住了,看着宋小雷,久久说不出话来。

    “虽然你没有见到你爸最后一面,但我想你也应该去送他最后一程。”

    狐狸终于反应过来,“我不去!”

    宋小雷难以置信地看着狐狸,“为什么不去?”

    “他害死了我妈,他早就该死了,他能活到现在,是老天不长眼!”

    宋小雷没想到狐狸会这么说,急了,“狐狸,你怎么能这么说你亲生父亲!”

    “我亲生父亲在我心里早就死了!他根本不配当我父亲!”

    宋小雷终于愤怒了,大吼:“狐狸!你太过分了!你了解你父亲吗?你根本不了解他!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他在临死前,连你最后一面都没见到,他没有怨恨,而是惦记着你的将来,担心你以后会不幸福。这样的爹你还说他不配做你的父亲?那你还想他怎么样?你对他说了那么多狠话,心里装的都是对他的仇恨,你配做他女儿吗?如果连最后一程,你都不愿意去送他,你也太没有人性了!”

    狐狸看着宋小雷,眼睛红了,她的心里明明难受得想哭,可还是倔强地忍着眼泪。

    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在走廊上,狐狸知道那是通往太平间的方向,而宋小雷慢慢跟在她的身后。

    白布掀开,露出了胡海波的脸。狐狸看着那令她憎恨又熟悉的脸,回忆像泉涌,几乎令她崩溃。

    依旧是母亲如果被虐待欺负的画面,依旧是母亲惨死的画面。狐狸面无表情轻轻地把白布盖回去。

    医生把一个盒子交给狐狸,“你就是老胡的女儿,胡丽莉吧?”

    狐狸点头。

    医生说:“这个盒子是你爸的遗物,他生前很宝贝这个盒子,从来都不让别人碰。现在老胡过世了,这个盒子就交给你。”

    狐狸轻轻地接过来,慢慢打开盒子。

    盒子里有一包过期的大白兔奶糖,那是她小时候最爱吃的,她还记得每次,都是她先给爸爸剥一颗放他嘴里,然后自己吃。

    盒子里面还有个脏兮兮的泰迪熊,那是爸爸给她的生日礼物,那一年一家三口围着生日蛋糕,蛋糕上点着蜡烛。爸爸给了她这个泰迪熊,说了声生日快乐,她开心地接过,高兴地在爸爸脸上亲了一口。

    盒子里还有一本泛黄的笔记本,狐狸慢慢翻开,上面写着“我的一生”……

    狐狸看着日记,眼泪渐渐泛红,那上面一字一句,让她止不住地疼。

    “我和老婆是青梅竹马,小时候一块光着屁股长大,从小我就发誓,长大了一定要娶她当老婆。二十八岁那年,我的梦想终于成真,把梦凡娶进了家门。”

    “婚后的生活,平淡而幸福,很快我们可爱的女儿就出生了,我和老婆都很高兴。可是没想到,女儿出生了,我的工作也丢了,家里一下子出现了经济危机。”

    “为了支撑起这个家,我只好外出打工,把老婆和女儿娘俩留在家里,一年到头,回不了几次家。”

    “为了让她们母女过上更好的生活,我做了好几份工作。”工地上,胡海波哼哧哼哧地扛水泥。做完了工作,坐在角落里休息,看着钱包里,梦凡抱着狐狸的照片。胡海波脸上露出欣慰的微笑,擦了擦汗,又起身去扛水泥。

    “那一年,我挣了钱,兴冲冲地回家过年,我老婆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却是……我爱上别人了,我们离婚吧。”胡海波傻在当地,发了疯似的大喊抓着梦凡的肩膀,拼了命地疯狂摇动,开始疯狂地砸东西,手被碎片割破。地上密密麻麻地散落着瓷碗盘子的碎片。梦凡吓坏了,哭着跑上去阻止胡海波砸东西。结果胡海波太过于激动,把梦凡推倒在地。胡海波停住,走上去想去扶梦凡,结果梦凡惊恐地捂着胸口,一直在往墙角退,脸上是极为害怕的样子,哭求。

    正在此时,童年狐狸抱着一只泰迪熊,透过门缝看到了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