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莉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

宋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宋小雷努力装作若无其事,面带微笑,“我知道,我的意思是,你就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把胃病治好,你现在需要多休息。”

    朱莉微笑,“那好吧。”

    宋小雷暗自松了口气,回到公司跟同事们说:“各位同事,朱总最近有事情需要处理,所以委托我,这段时间,由我暂代她处理公司事务。希望各位同事多多关照。”说着宋小雷诚恳地鞠躬。

    所有人面面相觑。

    宋小雷去幼儿园接了莹莹,莹莹看到他很开心,扑着跑过来抱住他的腿,宋小雷心疼地摸她的小脑袋。

    他该怎么跟莹莹说呢,莹莹的自闭症好不容易好转,朱总又得了这病,如果莹莹没了妈妈,他是真的担心她的自闭症会更严重。

    回到医院,宋小雷看到组里面如死灰般地走出来,脚步踉跄,硬撑着往前挪。

    朱莉已经从医生那得知,自己得了什么病,她脑海里想的都是莹莹和宋小雷,他们两个一起吃冰激凌的样子,一起玩耍的样子,一起牵手漫步夕阳的样子。

    “朱总!朱总!”宋小雷一走过来,朱莉脚下一软,整个人往下倒,宋小雷一把扶住。

    朱莉慢慢睁开眼睛,看到是宋小雷,紧紧地抱住宋小雷,整个人瞬间崩溃,放声大哭。宋小雷没说话,明白朱莉已经得知病情,紧紧地抱着朱莉,任她在怀里哭。

    两人坐在医院月光下的长椅上。宋小雷把自己的外套给朱莉披上。

    朱莉微微仰着头,看着星空,面无血色,唇角牵起一抹凄凉的笑,声音脆弱空虚,“我一直觉得很对不起莹莹,没能给她一个完整的家,没能给她一个好爸爸。可当我终于下定决心,想找一个值得依靠的男人重组家庭的时候,却又得了癌症,老天爷真的很有幽默感,接二连三地跟我开天大的玩笑。我这辈子就是个残酷的喜剧。”

    宋小雷听着心里难受,强撑起一个笑容,“你不觉得这是老天对你的眷顾吗?生怕你活得不够精彩,所以拼了命的给你制造惊喜。在你人生中短短的几十年,经历里别人八辈子都经历不完的生活。所以剩下的每一秒,你都要好好过。把一秒钟当成一天,当成一年,这样就算你不能延长生命的长度,你这辈子也比别人更充实,你就不亏了。”宋小雷说着说着哽咽了,说不下去。

    朱莉看着宋小雷,反而笑了,“你说得对,小雷,其实我不怕死。我只是害怕,我害怕看不到莹莹长大,莹莹才这么小,从小就没有父亲的疼爱,现在连妈妈也要离开她了。我怕别人知道我得了癌症之后,公司也倒闭了,这样莹莹就失去了生活来源,就真的无依无靠了,以后她可怎么办啊?”

    朱莉终于无声地流下泪来。

    宋小雷听了很难受,伸出手,抱住朱莉,“朱莉,你放心,我不会让公司倒掉的。你要有信心,你的病一定能治好,不到最后一刻,你绝对不能放弃!”

    朱莉靠在宋小雷怀里,泪流满面,而宋小雷紧紧地抱住朱莉,心里很难受。

    宋小雷又想到了狐狸,给她发了短信:狐狸,这些日子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忙,暂时不回家住。具体现在不方便说,以后再跟你解释。

    此时的狐狸正一个人坐在老房子的秋千上,回忆着跟宋小雷的点点滴滴。看到短信,狐狸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任远来找朱莉,却看到宋小雷坐在朱莉的位子上埋头批阅文件。宋小雷抬头看到任远一愣,任远也愣住。

    “宋小雷?你怎么在这?朱莉呢?”任远诧异地问。

    宋小雷有些心虚,不能说,“朱总她……她出差了,任总,你有什么事吗?”

    “我和朱总合作的业务,你有权决定吗?”

    “朱总交代我,这段时间暂时由我代替她全权处理公司事务,我可以做决定。”

    任远狐疑地看着宋小雷,“朱莉是一个对工作要求很苛刻的人,为什么会把公司交给你一个新人打理?”

    宋小雷有些生气,“任总,我们要谈的是公司业务,这种私人问题,我不想回答。”

    “宋小雷,你真厉害,一面说要跟狐狸结婚,另一面又来勾引朱莉,想靠女人上位取得事业上的成功。丽莉竟然喜欢上你这种小人,我真替丽莉不值,你真龌龊。既然你选择了朱莉,我希望你离丽莉远一点,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任远,说话放尊重一点,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如果不是谈公事,我没时间搭理你,请别影响我的工作,请你离开我的办公室。”

    任远冷哼一声,转身,怒气冲冲地大步离开,想了想又转而去找狐狸。

    狐狸办公室内,任远说:“我今天去找朱莉,结果竟然看到宋小雷坐在朱莉办公室,代行总经理职责。朱莉公司那么多老员工,为什么偏偏会把公司交给他一个新人?宋小雷明显是想走捷径、靠女人上位。你全心全意地对宋小雷,结果他竟然背着你勾引别的女人,为了前途出卖你们的感情。这种男人根本不值得你喜欢!”

    狐狸眼泪一下子流出来。

    任远擦干狐狸的眼泪,很温柔的扶着狐狸的脸,“丽莉,你也别太难过了,忘了宋小雷把,他不值得你伤心难过。你还有我,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永远在你身边。”

    狐狸哭得很伤心,有着任远抱住自己。

    宋小雷来医院照顾朱莉,医生建议说:“专家会诊的意见是,尽快进行手术,将病灶切除。以免癌细胞扩散。但是以病人目前的身体状况,手术存在一定风险。”

    “成功几率有多少?”

    “30%。如果不做这个手术,依靠化疗,病人可能有一年到两年的寿命。请你慎重考虑一下吧。”

    宋小雷心中天人交战,深呼吸,打开病房的门,跟朱莉说了这事,“我希望你做这个手术,这是唯一能救你的办法。”

    “成功几率有多少?”

    “30%。”

    朱莉一个微笑,很平静,“既然动手术是唯一能的办法,那我就做。”

    宋小雷心里很疼,轻轻握起朱莉的手,“我相信,你一定会好起来。”

    “小雷,万一我下不了手术台,替我跟莹莹说对不起,妈妈不能陪她长大。莹莹就托付给你了,告诉她,妈妈很爱她。”

    宋小雷点了点头握紧朱莉的手,听着朱莉托孤,难过得说不出话。

    “我知道这是强人所难,可是,小雷,你是我唯一相信的人。你能答应我吗?”

    宋小雷郑重地点点头,“我答应你。”

    朱莉露出一个欣慰的微笑,宋小雷心里正在暗暗坚定着,万一朱总有什么三长两短,莹莹就只能跟着我,我必须让狐狸接受莹莹。

    宋小雷回来的时候,晶晶枕着美呆的腿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狐狸坐在隔壁沙发上,脸色冷冷的。

    见宋小雷回来,美呆兴奋地喊:“我们的榜样终于回来了。”

    “哟,地雷,你婚礼基金肯定是赚够了,赶紧把狐狸娶回家吧。”

    宋小雷勉强笑笑,走到狐狸身边坐下。狐狸面无表情,看都不看宋小雷,一言不发。

    宋小雷看着狐狸,犹豫再三,终于开口,“狐狸,最近公司比较忙。所以这段时间很少回家,你别生气。’

    “哎呀,地雷,你是为了赚结婚基金,狐狸有什么好生气的?”晶晶起哄。

    美呆拉拉晶晶,压低声音,“晶晶姐,他们两个人的情绪好像不太对。”

    晶晶看看宋小雷,又看看狐狸,发现气压很低,不敢说话了。

    宋小雷跟狐狸说: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可能你会觉得很无理,但是请你一定要答应。你很喜欢莹莹吧,我觉得……“

    “够了!”狐狸脸色越来越难看,恼怒地打断宋小雷,“宋小雷,别拿小孩当借口!以后别再和我提什么莹莹了,我没兴趣听,你愿意给她父爱,你愿意给人家当爹,都是你自己的事,犯不着和我说。”

    美呆和晶晶都吓了一跳,两人对望一眼,都傻了。

    宋小雷叹了口气,“狐狸,你误会了,朱总和莹莹都需要人照顾……”

    “那我就不需要你照顾吗?你整天早出晚归,甚至夜不归宿,就知道围着朱莉母女转,现在你成功了,可以帮朱莉打理公司了。恭喜你!你终于能在这个城市落地生根了!”

    晶晶和美呆都惊呆了。宋小雷看着狐狸,心里很难受,但是又不能说。

    “狐狸,不是你想的那样。”宋小雷想解释。

    狐狸冷笑,“你不需要管我怎么想。我成全你们,我们之间到此为止!你滚出这个家!”狐狸说完气冲冲地回自己房间,砰的关上门。

    宋小雷愣在原地。晶晶和美呆对望一眼,都责怪地看向宋小雷。

    晶晶更是急了,“地雷,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亏我还整天屁颠屁颠地撮合你和狐狸!你们眼看着就要结婚了,结果你……哎,你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晶晶推了宋小雷一把,气呼呼地回房间,砰的关上门。

    美呆失望透顶地看着宋小雷,“地雷哥,原本我以为你是为了和狐狸姐结婚才这么努力,结果你是为了事业上的成功,想靠女人上位,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美呆也回房间,砰的关上门。

    宋小雷一个人站在客厅里,根本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想了想宋小雷整理了东西,真的拎了箱子落寞地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