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子的失魂落魄

宋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夜晚的小区外,公寓的人没人注意,一辆宝马车停在路边,里面坐着任远。

    任远是看见宋小雷参加他们的家庭会议,只是这是她们公寓的事,怎么宋小雷要来,莫非,宋小雷跟她们合租在一起?

    任远坐在车里,又看着宋小雷走出小区拦了出租车上去,任远想了想,驱车跟上。

    宋小雷乘坐的出租车在一套公寓停住,任远看到宋小雷下车大步往公寓里走去,抬眼看着眼前的公寓,再看四周,任远禁不住摇头,松了口气。

    看来宋小雷没跟她们合租,是他多疑了!

    宋小雷一跑华强的公寓门口就看到了上面纸条,摇摇头,把纸条撕下来扔了。

    “强子,开门,是我。”宋小雷敲着门大喊。

    “你是谁?报上你的名字。”里面的华强戴着口袋神经兮兮。

    “强子,你少废话,赶紧开门,要不我踹门了。”半天没反应,宋小雷一脚踹门进去,此时华强猛地打开门,宋小雷直接进去,差点摔倒。

    公寓里一片狼藉,简直就是一座垃圾堆。墙壁上,贴满了照片和便签纸,而华强自己又坐回沙发,一个人自言自语的:“我爱美呆,美呆爱我。我爱美呆,美呆爱我。”

    宋小雷真是傻眼,现在要跟他说华强的了精神分裂症,他真是要相信!

    “雷子,你别说话,你听我说,你现在一定要相信我,我现在跟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成为最后一句话。我告诉你,最可怕的是,我发现这个病还会传染。”华强严肃地看着宋小雷。

    “传染?”

    “对,美呆现在也有点不正常。她刚才跑过来跟我说,她是金融大鳄李永成的女儿,那一定是她产生了幻觉。”

    “所以你躲着美呆,不让她靠近你。”

    华强突然情绪低落起来,眼圈瞬间红了,开始流眼泪,“是的。我现在特别害怕有一天美呆也把我忘记了,忘了我的样子,忘记我的声音,忘记我的一切。如果美呆都忘了我,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华强说着就要推宋小雷。

    反倒是宋小雷一把推开华强,“强子,你听我说,现在有个办法可以证明你到底有没有得精神分裂症。”

    华强一愣,“什么办法?”

    “跟美呆去共同面对现实。”现实就是美呆是白富美,华强想跟美呆一起就得搞定美呆的富翁老爹!

    红海财团大厦外,美呆牵着华强的手站在大楼外。华强一脸紧张。

    美呆看了看华强紧紧握住他的手,随后拉着华强往里走。

    华强直接被里面的阵势吓住,一楼大堂内,分列两排高管,看到美呆一起鞠躬。

    “大小姐好。”

    美呆点点头,华强整个人像被雷劈了,惊恐地站在原地,傻了。

    “请你们大声地告诉他我是谁。”美呆命令大家。

    “李小姐是李永成先生的独生爱女,红海财团唯一法定继承人。”

    华强整个人都不好了,打量着所有人,眼前开始发黑,身子开始发抖。

    美呆担心地看着华强,“强哥,你现在相信我了吧?你根本没有得什么精神分裂,是我吓唬你的。”

    华强看了下,突然指着众人哈哈大笑,“美呆,这些是群众演员吧?你们合起伙来骗我?你……你怎么可能是李永成的女儿?这不可能!”华强说转身拔腿就跑。

    “强哥,强哥。”

    华强狂奔着,美呆只能一直追着,“张华强,你给我站住。”

    华强停下来,背对着美呆。

    “强哥,无论你想不想听,我都要跟你坦白。”

    华强背对着美呆,表情呆滞,一言不发。

    美呆继续说:“我中学就被父母逼着出国,那时候我才十五岁。别的孩子都还在父母身边撒娇,我已经一个人去了英国。”

    “在英国,语言不通,又没有朋友,我感觉我像个被遗弃的孤儿。我每天晚上都打电话回家,求爸妈让我回家,可是我爸每次的回答都一样。”

    那时候她一个人拖着一个巨大的箱子,站在机场里,茫然四顾,一个人站在电话亭里,大声哭泣。

    “我喜欢艺术类的课程,可是我爸逼我念mba,理由是李家做金融起家,需要的是银行家,而不是艺术家。”那些日子,英国老师在讲台上讲宏观经济学模型,她坐在座位上,百无聊赖地听着,却又在笔记本里画画。

    “我一个人在英国呆了整整六年,没有人疼爱,也没有人照顾。每次生病,我都把面包、水、药摆在我能够到的地方,一个人躺着,熬着。”

    “好容易大学毕业,拿到文凭,我终于可以回家了。可是回到家我又发现,家里的生活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我平常见到的人,似乎都带着面具,每个人都对我毕恭毕敬。最可怕的是,我发现在那个圈子里,我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朋友。他们每个人都带着一样的笑脸,说着一样的话,每个人都像是假人。有时候我觉得我像是活在恐怖片里。”美呆一身礼服,别扭地走在宴会厅里,看到每个人都戴着一张假笑的面具,对着美呆点头哈腰。餐桌上,身着盛装的男男女女都是塑料模特,美呆坐在一堆塑料模特中间,非常孤独。

    “我知道这都是因为我是我爸的女儿。有那么一段时间,我都后悔我爸是李永成。因为我爸的光环,我失去了很多快乐。我每次上街,我爸都怕别人绑架我,非要让两个讨厌的保镖跟着我。”连美呆在逛商场,两个戴墨镜的保镖在后面紧紧跟着,引得众人纷纷围观。

    “后来,我实在受不了,就跟我爸谈判,我要自己出来闯荡,离他们越远越好。可是,我爸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这不可能’!”爸爸给她安排的都不是她想要的,她要的只是只有,而不是每天都坐牢一样,像个木偶听着爸爸的指挥。

    “直到我遇见了狐狸姐,晶晶姐。她们虽然经常骂我呆,但我知道她们都很关心我。无论我出了什么事,她们都会帮我。我知道,她们是我真正的朋友,也是为数不多的朋友。”

    想着三个女孩坐在一起谈天说地,美呆看着她们,心里是前所未有的温暖。

    “直到地雷哥的出现,让我产生了恋爱的念头。还有你,知心大哥哥。我伤心难过的时候,你第一时间冲过来。虽然你没有钱,但请我吃三菜一汤。我被人欺负,你就替我出头。我没有工作,你就带我拉保险,天气热你帮我撑伞。”

    “后来,你因为房子的事儿要跳楼,我开始不理解你反应为什么会那么激烈,不就是一栋房子吗?直到地雷哥告诉了我你的身世,我才明白,你要的不是房子,而是一个家。我不忍心看着你那么绝望,所以才找我爸的下属,要了三十万。我又怕伤害你的自尊心,所以才骗你说,这是追回来的房款。那两个便衣警察,也是我的保镖假扮的。”

    “对不起,我不应该骗你,你能原谅我吗?”美呆说着说着早已经泪流满面,“知心大哥哥,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可华强还是没有转身,美呆更失落了,抽搐着,“我不逼你,我等你的回答,这对我很重要。”

    美呆慢慢起身,落寞地往外走,边走边回头,而华强默默回头看着美呆早已是泪流满面。

    华强擦了一把眼泪,自嘲地笑了,“张华强啊张华强,你不觉得上天跟你开玩笑吗?让我一个假的高富帅爱上了一个真正的白富美。”

    华强是想追上去,他其实早就被美呆感动,也是真心爱着美呆,可此时电话响起,他接了起来,脸色一窒。

    咖啡厅里,律师面无表情地看着华强,递出一份文件,“张华强先生你好,我是李永成先生的委托律师。这里是一份分手协议,只要张先生签署这份协议,离开李美黛小姐,张先生将会得到上海陆家嘴滨江大道旁的一栋房产,以及一千万现金支票。”

    华强傻眼了,说不出话。

    “如果一周之内,张先生没有离开李美黛小姐,我们将动用一切必要手段,迫使你离开。”律师的话里面全都是威胁。

    华强一个人失魂落魄地走在街道上,看着手里的分手协议,很绝望。

    上海的一套房产,一千万现金,人家随便拿出来跟玩儿似的。我一个穷小子,一辈子见过的钱,都没有人家零花钱多。我一个假装的高富帅怎么有脸面对一个真正的白富美?我凭什么跟美呆在一起?

    合租公寓里,晶晶听着宋小雷的话早就傻了,一时间三人都没说话,晶晶突然猛拍了一下宋小雷的大腿,把人家吓了一跳。

    “完了,完了,彻底完了。”晶晶自言自语。

    “什么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