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交换梦想

宋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宋小雷傻眼了。

    华强夸张的捂着心脏靠在床上,“快点拿走。我现在整个心脏都在滴血。我这辈子最雷就是一通骂,“你你你你,你这不是脑残吗?”

    宋小雷也是没办法,为了那栋房子,狐狸大病一场,整天恍恍惚惚。再这样下去,他担心她整个人就完了。只要房子能买下来,圆了她的梦,谁买都一样的。

    华强见宋小雷这副样子更是火大,“天下没有一个男人会亲手把自己的老婆送到别的男人床上!宋小雷,我真的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难道想孤独终老吗?你难道想后半辈子都在悔恨中悲惨度过吗?”

    宋小雷再也安奈不住,他吼着说:“那我能怎么办?我就是帮不了狐狸!我帮不了,我只能求别人帮她!”

    华强按住宋小雷的肩膀,他坚定的说:“你能帮!拿着这笔钱,把你的女人抢回来!你已经输给别人一个老婆了,这个老婆你不能再输了!”

    宋小雷自嘲一笑,“可是我们只有几十万,怎么去喝人家抢?”

    华强握紧拳头,“拼命!用尽所有我们能想到的办法。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我们的梦想。”

    宋小雷呆呆的看着桌子上的钱……梦想……宋小雷眼前一亮,“或许,有一个办法。”

    宋小雷拉起华强就冲出了医院。没错,他刚刚想到了陈朗的梦想和遗憾,他想到了陈朗曾经给他说过的话、看过的照片。如果他帮陈朗完成这个梦想,那么陈朗会不会交换他一个梦想?

    这:“你能帮!拿着这笔钱,把你的女人抢回来!你已经输给别人一个老婆了,这个老婆你不能再输了!”

    宋小雷自嘲一笑,“可是我们只有几十万,怎么去喝人家抢?”

    华强握紧拳头,“拼命!用尽所有我们能想到的办法。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我们的梦想。”

    宋小雷呆呆的看着桌子上的钱……梦想……宋小雷眼前一亮,“或许,有一个办法。”

    宋小雷拉起华强就冲出了医院。没错,他刚刚想到了陈朗的梦想和遗憾,他想到了陈朗曾经给他说过的话、看过的照片。如果他帮陈朗完成这个梦想,那么陈朗会不会交换他一个梦想?

    这么想着,宋小雷更加努力奔跑起来。可当宋小雷赶到薛琳家附近的时候,却发现这一带都在拆迁,原住民都搬走了。宋小雷并没有放弃,他跑去询问了保安这里的拆迁户安置在哪儿。而后便又朝着这个地址奔跑而去。

    那时候,陈朗说不是每个梦想都有实现的可能,有一些梦想注定无法实现,我们不能为了自己的梦想就去为难别人。梦想之所以是梦想,就是因为它也许真的一辈子不可能实现,我们要正视现实。

    什么是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宋小雷只知道梦想还没有实现,一定是你努力的还不够。

    宋小雷并没有问到薛琳家具体的门牌号,所以他跟华强两个人分头挨家挨户的敲门询问,汗水沁湿了宋小雷的衣服,他一家又一家的询问着,他陪着笑容,满脸歉意。

    就这么一个一个的问着,终于打听到了薛琳的消息!

    宋小雷拉着华强一起跑到薛琳家门前,敲响了门。

    而此时的任远则已经开着车,疾驰在去那栋房子的公路上,他身边放着装满两百万现金的箱子。任远轻轻的笑起来,那是属于胜利者的笑容。

    ……

    宋小雷和华强慌乱的整理衣服,此时门被打开,宋小雷看到一个中年女人,中年女人打量一番宋小雷和华强,“你们找谁?”

    华强推了宋小雷一把,宋小雷面带歉意的问,“请问这是薛琳薛老师家吗?我们是薛老师年轻时候恋人陈朗的朋友。”

    薛琳女儿愣住,“什么?”

    ……

    客厅中,宋小雷和华强恭恭敬敬地坐在沙发上,大气儿不敢出一个。华强盯着茶几上的两杯热水,只觉得额头还在冒汗。

    薛琳老太太坐在轮椅上,沉默着像是陷入了回忆之中。

    宋小雷忍不住率先开口,“薛老师,陈先生很快就要移民了,临走之前,您想见他一面吗?”

    老太太一愣,她抬起头,苍老无神的眼睛里瞬间迸发出一种莫名的光亮,但也仅仅是一瞬。

    宋小雷见状慌忙加把劲儿,补充说:“陈先生告诉我,你和他的这段感情,这件事一直是他的心结,三十年来,他没有一天真正快乐过。他说,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对不起您。三十年了,什么心结,都应该解开了。如果您现在不见他,可能这辈子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薛琳低下头,她干柴一般的手指动了动,青绿色的血管微微凸起,“年轻人,谢谢你能过来跟我说这些,但是过去的事,都过去了。请你转告陈朗,我不想再见他了。

    ”

    这下宋小雷傻眼了,华强忙说:“三十年都过去了,为什么不趁着这个机会把心结解开呢?人生中有几个三十年?除非陈朗在你心里早就灰飞烟灭了。”

    老太太抬起干枯的手臂,胡乱擦着眼泪。

    宋小雷见状忙开口说:“阿姨,如果你心里还有陈先生的话,你应该给他一个机会,别让人生留下遗憾。”

    薛琳疑惑地看着宋小雷,“陈朗和你们到底什么关系?”

    宋小雷一愣,“我也是刚认识他。我今天来找您,其实是为了我自己。”

    听到这话,薛琳和女儿都是一愣。

    此时的任远已经驱车到达了那栋房子,任远拎着装满钞票的箱子,正环视着房子。

    一抹自信的宛如掌控一切的笑容浮现在任远脸上。

    ……

    薛琳听完宋小雷给她讲的前因后果,她有些动容的看着宋小雷,“想不到你倒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

    宋小雷一脸恳切的看着薛琳,“不瞒你说,我现在所有的钱,都是借的。但目前为止,我钱还没凑够,但我不想放弃。”

    薛琳沉默了一会儿,缓慢开口,“你为什么不想放弃?”

    宋小雷坚定的说:“即便真的买不到那栋房子,我至少努力过了,不然,以后想起来,我会后悔一辈子。与其将来后悔,不如趁现在誓死一搏。钱能买到很多东西,但一份真正的感情是无价的。”

    薛琳有些悲悯地看着宋小雷和华强,她又看了女儿一眼,“年轻人,你们的努力让我很感动,不过,我真的不想再见他。对不起,我帮不了你请原谅。”

    薛琳的话就像一个雷劈在宋小雷的脑门上,他绝望的看了华强一眼,华强也同样绝望的回视他。

    这时,薛琳的女儿递给薛琳一张合影。薛琳双手颤抖着捏着合影,她半眯着眼睛努力的将合影里的每一个细节都看清楚,突然间,薛琳老泪纵横。宋小雷和华强忙走过去看合影,看到照片的内容,宋小雷惊呆了。这不就是他之前在陈朗那看过的照片吗?一模一样啊!原来她也保留了这张合影。

    薛琳女儿蹲在轮椅旁,她的手抚在薛琳的腿上,“从我记事起,我就经常看到您默默地看着这张照片发呆,流泪。我当时不明白为什么。现在我终于明白了照片中的这个人对您的意义。您不是总告诉我要勇敢面对一切吗?去见他一面,解开这个折磨您三十年的心结吧。别给您的人生留下遗憾,女儿最希望看到的,就是您能快快乐乐的生活。”

    薛琳惊讶地看着女儿,薛琳低头看着手里的合影,苍老的手指在合影上来回的摩挲着……

    ……

    装着两百万现金的箱子被打开放在桌子上,而箱子旁边则放着一份购房合同。任远含笑坐在陈朗对面,“陈先生,现金、合同我都准备好了。就等你签字。”

    陈朗抬头看看时钟,“任先生,我答应了那位小伙子,要给他三天的时间。现在才10点30,我想至少等到12点,再签这个字,你看可以吗?”

    任远优雅地微笑,“当然,你是言而有信的人,我们就等到12点。”

    12点,一定要赶在12点之前。

    宋小雷推着薛琳一路狂奔,而华强则弯腰低头一路小跑着跟在轮椅旁边保护。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宋小雷跑的满头大汗,到处都在堵车,他们只能这样赶过去。宋小雷尽量保持轮椅的稳定,“不好意思薛老师,委屈您了。”

    此时一段凹凸不平的路出现在宋小雷眼前。他与华强对视一眼,便轻轻将薛琳背起来,“还行吗薛老师,我背了啊。强子,你拿好轮椅。”

    就这样宋小雷背着薛琳,华强抱着轮椅,二人奔跑在凹凸不平的路面,继续朝目的地前进。

    ……

    这世界上最没心没肺的,是时间。

    时钟还是冷酷的指向了12点,任远缓缓开口说:“陈先生,已经12点了,我看他不会来了,请你签字吧。”

    陈朗叹了口气,他轻轻拿起笔,翻开合同,正准备签字。突然,薛琳的声音传了过来,陈朗一愣,手里的笔直接掉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