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想活了

宋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过呢,这也不能怪狐狸,谁让狐狸是个猎头呢?可能是职业习惯吧,总要应付男人,男朋友女朋友用?”华强猛地走过去,抱起三个存钱罐,走到窗口。

    楼下,空无一人。华强抱着三个存钱罐把胳膊伸到窗外,绝望地做着深呼吸。

    “再见了,我的房子。再见了,我的梦想。”华强说完手一松,华强痛苦地闭上眼睛。

    三个玻璃存钱罐同时从楼上落下,存钱罐里,分别是1块、5毛、1毛的硬币,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华强泪流满面,猛地跪在地上,开始跪拜。

    脑海里却响起一句话,“一日一钱,千日千钱,水滴石穿,绳锯木断。”

    华强猛地醒悟,爬起来就往外冲。华强风一般地冲出来,急匆匆地往楼下跑,突然脚下一滑,华强整个人像个球一样滚落下楼梯……

    原本照顾狐狸的美呆,接到电话听说华强进了医院,立马赶去了,美呆冲进来就看到

    医生拼命地按住在床上疯狂挣扎的华强。

    华强还在大喊:你们放开我!让我去死!我的房子没了,我的家没了,我不想活了!“

    美呆惊慌失措地看着拼命挣扎的华强。

    “我得去找那个开发商,他毁了我,我要跟他同归于尽!”华强歇斯底里地喊。

    医生和护士只能死死地抱住华强,美呆不知道该怎么办。医生给华强打了一针镇定剂。

    华强从歇斯底里地挣扎到慢慢地躺了下去,昏睡过去了。

    陈朗最终答应宋小雷再给三天的时间,宋袖下楼梯……

    原本照顾狐狸的美呆,接到电话听说华强进了医院,立马赶去了,美呆冲进来就看到

    医生拼命地按住在床上疯狂挣扎的华强。

    华强还在大喊:你们放开我!让我去死!我的房子没了,我的家没了,我不想活了!“

    美呆惊慌失措地看着拼命挣扎的华强。

    “我得去找那个开发商,他毁了我,我要跟他同归于尽!”华强歇斯底里地喊。

    医生和护士只能死死地抱住华强,美呆不知道该怎么办。医生给华强打了一针镇定剂。

    华强从歇斯底里地挣扎到慢慢地躺了下去,昏睡过去了。

    陈朗最终答应宋小雷再给三天的时间,宋小雷接到美呆的电话,立马赶去医院。

    “美呆,强子怎么样?”宋小雷一到医院就着急地问。

    “刚给他打了一针镇定剂,他刚刚睡着。地雷哥,医生说,强哥受了很大的刺激,如果在这样下去的话,精神可能会出问题。为什么强哥因为房子反应这么激烈?”

    宋小雷叹了一口气,“这个房子对强子来说,真的很重要。其实,强子很可怜……强子从小家里就很穷,我们念书的时候,中午吃饭,他常常只带馒头咸菜。那时候,我总会把我的菜分一半给他。”

    “因为欠了一屁股债,强子的父母基本上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吵得太凶了,就分别揍强子出气。”

    想到过往,宋小雷也觉得心酸,“那时候,强子跟我说,等以后长大了,一定跑的远远的,挣很多很多钱,这样父母就不会再因为钱吵架了。”

    “我们还在念中学的时候,华强已经开始打工挣钱了。他同时打两份工,每天累得像狗一样,睡一觉,第二天接着干。”

    那时候华强骑着自行车到处送快递,还在校园主干道上摆摊。摊位上,全是床单、蚊帐、脸盆、暖瓶等等日用品。后来又在在教学楼外发传单。女生宿舍里,挨个敲门推销化妆品,充电小台灯、电炉子、电话卡、英语四六级词汇大全、各个医院的人流优惠卡……

    宋小雷跟美呆继续说:“高二那年,发生了一件事,彻底改变了强子的人生。因为父母借了高利贷不还,强子家的房子被恶意纵火,他的父母在这场火灾中,都去世了,强子从此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那时候华强是眼睁睁看着那熊熊大火,坐在废墟上,华强面如死灰,却又信誓旦旦地发誓:我一定要把这个家重新建起来!

    “从那天开始,强子就辍学了。”宋小雷跟美呆说着华强不幸的童年和往事,“后来,强子就到这里打工了。没有背景,没有学历,一开始只能干体力活。在饭店洗碗拖地,扛着重物爬楼梯,后来就卖保险,挨家挨户地推销,即使不断吃闭门羹,他也没有放弃。”

    宋小雷靠在走廊的墙壁上,他深深的叹了口气,“因为父母去世,强子家没了,所以他来大城市奋斗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买一栋房子,然后在这里娶妻生子重新组建一个家。为了这个家,他开始拼命赚钱、存钱。哪怕只是一毛五毛的零钱,他都要存起来。”说到这里,宋小雷便想起他有回跟着华强走进他那狭窄的屋子,他见到华强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硬币,他把1毛,5毛,1块的硬币全部分门别类的存着。口口声声说什么,一日一钱,千日千钱,他就是要这么1毛,5毛的攒着,攒够一栋房子,“他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别以为他租跑车、穿名牌是为了炫耀,其实他就是为了卖保险给那些有钱的客户。”

    美呆面带震惊的听着。

    作为华强的好兄弟,宋小雷知道华强受过的那些苦,遭过的那些白眼。以前骑着自行车去跑保险的华强,连保安的那一关都过不了,更别提见面推销了,“他每天都在打肿脸充胖子,其实他的午饭和晚饭都是三菜一汤:馒头、豆腐乳、老干妈、白开水。”宋小雷都不知道自己见过多少次,华强这家伙穿着一身西装、顶着一头帅气的发型,躲在跑车里啃馒头,还啃的特别香,不多喝两口水只怕都会噎着,“嘿,哪怕找我去喝酒,他都会叫我付钱。”宋小雷苦笑着挠挠头,“虽然对自己抠门,但是他对朋友从来不吝啬,我租房子也是他借钱给我。到现在我都还没还,他都没有跟我计较。”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他宋小雷还能不知道自己的兄弟吗?每次嘻嘻哈哈的玩闹过后,这家伙都会发呆,一脸忧郁的神色。只不过他们互不说穿而已,“父母的早逝,对他打击很大。他开始用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生活,用嬉皮笑脸来掩盖心里的痛苦,他不会跟任何人提起他的童年。他把最真实的自己藏起来,每天胡说八道、哈哈大笑,其实心里挺痛苦的。”

    美呆听完这些已经热泪盈眶,她愣愣的看着宋小雷说不出话来。

    宋小雷接着说:“可是谁也没想到,他卖保险,辛辛苦苦攒了七八年的钱,好容易交了首付,买了期房,眼看着就有家了,结果开发商跑了,你说,强子得受多大刺激。”说着,宋小雷又叹了口气。他还记得那天华强抬头看着高高耸立的大楼,兴奋的大喊着要努力,要奋斗,他马上就要拥有属于自己的家了。可这一切居然变成这样……

    美呆抹抹眼泪,“原来强哥经历了这么多事。”

    宋小雷说:“美呆,我们一定要想办法,让强子熬过去。”

    美呆低头擦擦眼泪,若有所思。

    宋小雷愁眉苦脸的从医院里出来,室外的新鲜空气突然令他产生了一个巨大的灵感。他想起来了朱莉,“保险?朱莉!”对,还有这么一根救命稻草,还有朱莉当初要给他的感谢金!

    抱着这么一丝希望,宋小雷来到朱莉办公室。朱莉见到这位稀客先是一愣,“宋小雷?你怎么来了?”

    宋小雷不知所措的看着朱莉。

    朱莉留意到了宋小雷的怪异,“找我有事?”

    宋小雷吞吞吐吐的说:“朱总,我这次来,是想请你帮我个忙。”

    ……

    而此时美呆也已经站在红海财团大厦外,只不过她内心十分纠结,来来回回的转了好几圈也没有上去。美呆咬着嘴唇,她还是没办法鼓起勇气。美呆转身要走,却又想到了华强……

    美呆终于下定决心,一咬牙,走了进去。

    ……

    遭受了这么大的打击,华强已经崩溃。他现在正躺在病床上放空,目光呆滞。此时美呆开门进来,华强没有任何反应。

    美呆不忍的看着华强,“知心大哥哥?”

    华强并不理她,像个木头人一般。

    美呆笑着走到华强身边,“知心大哥哥,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显然美呆的这句话并没有令华强打起精神,华强只是长长叹息,“我心古井水,波澜已不惊。”

    美呆有些激动的叫他,“华强!”

    华强蒙着脸,“不要叫我华强,以后请教我化loser。美呆,你走吧,作为一个限量版的loser,我没脸见你。你走吧,我不想拖累你。跟着我这样的男人你只能受苦。我给不了你好生活,你跟我在一起,只会害了你。”

    美呆感动地看着华强,“强哥,你听我说……”

    华强打断美呆,“我不听,我不听,我现在就想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呆着,思考我从哪里来,我该到何处去。你走吧,美呆,求求你了。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