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呸,别自恋了

宋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宋小雷震惊,跑过去砸门:“任远要跟狐狸表白?美呆,他们在哪里表白?”

    林小冉看着宋小雷的背影,一脸难过。

    可是美呆的门砰地一声关上,宋小雷愣了一下,忙掏出电话,“喂,强子吗?出大事了。”

    狐狸被任远带去了游乐场,游乐场的游乐设施已经全部熄灯。

    “大晚上,你带我来这里,学韩国偶像剧啊?”狐狸调侃。

    任远微笑。

    “你该不会?”

    任远抬手看表,“5,4,3,2,1。”

    话音刚落,游乐设施灯亮起,音乐响起,旋转木马开始运转,灯火辉煌。

    狐狸傻住。任远再次微笑。

    华强赶来公寓,车子刚停,宋小雷拉开车门就坐上去。

    宋小雷急躁地大吼:“快!开车!任远要跟狐狸告白了!我要去阻止他!”

    华强也很吃惊,“啊?去哪找啊?”

    “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在哪怎么找?我们总不能大海捞针吧?”

    “你哪那么多废话,开车!”

    华强看了宋小雷一眼,无奈,只好发动汽车。

    “打电话给狐狸啊。”华强提醒。

    宋小雷反应过来,“哦哦,电话,电话。”

    宋小雷激动地翻出手机,一阵狂拨。而此时任远和狐狸在坐云霄飞车、海盗船,纵声尖叫,她的包放在休息座位上,手机在包里震动没听见。

    宋小雷气急败坏地放下手机,“不接电话,怎么办,怎么办?”

    “继续打啊,打到她接为止!”

    狐狸和任远坐在休息区,只有旋转木马响动着轻快的音乐。

    狐狸感激:“谢谢你完成了我二十岁的梦想,今天晚上,我很开心。”

    任远也微笑,“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让我有一种回到二十岁的感觉。”

    狐狸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任远深情地看着狐狸,声情并茂,“丽莉,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

    狐狸不明所以地看着任远。

    任远微微一笑,跟狐狸说起他那一段尘封的甜蜜又疼痛的往事。

    任远大学时期遇到了她的初恋安然,安然一身黑色的短裙,长发飘飘,站在人群中,十分醒目。

    那时候他总是偷偷跟着她,着了魔一样,天天都想看到她,还搞到了安然的课程表,跟着她一起听课。却只是静静看着她的背影……

    安然是学校里的校花,是很多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她过生日的时候,男生都排着队想送她礼物,可是她一概都不要。而他花了一整个月的生活费,给她买了一份礼物,想告诉她喜欢他,却没有勇气。那时候他太自卑了,觉得根本就配不上安然,所以一直没有跟她表白,因为怕遭到她的拒绝。

    后来毕业了,他来到了深圳。安然移居国外。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跟安然表白。直到十年之后,他过生日的时候,收到一份快递……

    是一个精致的八音盒,是任远送的生日礼物,里面还有一个信封,内容是:任远,我们认识十年了,这个八音盒是你当初送给我的生日礼物,现在我送给你,纪念我们这段十年的友谊。你知道吗?十年前,那个晚上,我多么希望你想我表白,告诉我,毕业以后,让我跟你走……

    任远继续说着:“我怎么也想不到,原来我一直暗恋的女孩竟然也喜欢我,而我们之间,只差一句说出来的‘我爱你’。这成为我人生中最大的一桩遗憾。”

    狐狸听完,也很感慨。

    任远深情地看着她说:“丽莉,你知道吗?你和安然给我的感觉,简直一模一样。我第一次见到你,一下子觉得时间倒流了,就好像第一次见到了安然。甚至比见到安然的感觉还要强烈。当时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追上你,把你变成我的女人。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我的人生再留下任何遗憾。人生苦短,我已经错过了一次,我绝对不能再错过你了。”

    狐狸也有些感动地看着任远。

    华强猛地把车子停下,“一桶油都没了。我不瞎开了!”

    宋小雷还在焦急地打着手机,“怎么不接我电话?”他继续狂拨手机,完全无视华强看着他时的无奈!

    任远握起狐狸的手说:“在股市上,有个术语叫套牢。每个男人都注定会被一个女人套牢。我一直在等这个注定套牢我一生的女人出现。现在,我等到了,就是你。”

    狐狸本能的一缩,任远握的更紧,“丽莉,你知道你对我来说,像什么吗?你就是我的阿喀(ka)琉斯之踵。传说,阿喀琉斯全身刀枪不入,可是只有脚踝是致命的死穴。我觉得,你就是我的死穴。”

    狐狸任由任远拉着自己的手,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任远突然从口袋里取出一枚戒指,站起身单膝跪在狐狸面前,高举着钻戒,“嫁给我吧!”

    狐狸惊呆了,正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

    狐狸想抓救命稻草似的,从包里翻出手机。

    任远保持着跪姿。

    来电显示:无敌帅哥。

    狐狸犹豫了一下,接起电话。

    宋小雷急促的声音从话筒传出来。

    “狐狸,你在哪?你干嘛不接我电话?我打了40多遍!”宋小雷紧紧握着电话,紧张的不行了。

    狐狸没好气地说:“没事你找我干嘛?”

    宋小雷语气焦急,“我找你有急事,你在哪?”

    狐狸爱答不理,“有什么急事?我没空理你。”

    宋小雷气结,“你……”宋小雷听到电话里隐隐约约传来旋转木马清脆的音乐声,他瞬间明白,狐狸就在游乐场里面!宋小雷猛地把电话挂了。

    剩下狐狸莫名其妙,“喂?喂?莫名其妙!”

    狐狸有些尴尬地看着任远。

    任远面带微笑,很绅士的,“你愿意嫁给我吗?”

    狐狸为难地看着任远手里的戒指,陷入了沉默。

    宋小雷大吼,“她不愿意!”

    任远和狐狸回头,宋小雷飞奔到狐狸身边,气喘吁吁。

    任远脸色变得很难看,慢慢站起来。

    狐狸生气地瞪着宋小雷,没好气,“你怎么知道我不愿意?”

    宋小雷提高了分贝,气急败坏,“你就是不能说愿意!你愿意了我怎么办?”

    狐狸爱答不理,“我管你怎么办?我跟你有一丁点关系吗?”

    宋小雷更着急,“当然有关系!我先喜欢你的,我都还没有告白,你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答应他?”

    狐狸大声起来,“我呸!你别自恋了!我不稀罕你的喜欢!你还是喜欢你的前女友去吧!”

    两个人把任远晾在一边,开始语速很快地吵架,任远脸色越辩越难看,华强靠在车上看热闹。

    宋小雷着急地解释:“我怎么说你都不明白吗?我跟小冉现在只是朋友,普通朋友,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狐狸更生气,“普通朋友?那你为什么为了她去打乔志?为什么要把她带回家?”

    宋小雷很无奈,很着急,“你怎么那么多为什么?我有不得已的苦衷,但请你相信我。我喜欢的人是你,是你是你!”

    狐狸大声回应,“可是我讨厌你!”

    宋小雷比狐狸更大声:“别以为我不知道,讨厌就是喜欢!”

    狐狸气急,转头看着任远,“任远,我答应你,以结婚为前提交往!”

    任远脸上露出了笑容。

    宋小雷惊呆了,难以置信地看着狐狸。

    华强也傻眼了,替宋小雷悲哀。

    三个人站在那里,空气顿时凝结。

    宋小雷看了一眼狐狸,伤心地往外走。

    狐狸看着宋小雷的背影,想喊,又碍于任远在场,只好放弃。华强看了看狐狸和任远,又看看宋小雷,连忙去追宋小雷。

    狐狸又跟任远说:“求婚的事情,能不能往后延一延?我们先相处一段时间,才能知道彼此是不是真正的适合。可以吗?”

    “当然可以。丽莉,我一定会向你证明,我们两个才是最合适的。”任远轻轻抱住狐狸。

    狐狸心不在焉地担心宋小雷。

    宋小雷落寞地往外走。华强连忙跟上。见宋小雷丢了魂一样,华强担心,“雷子,你没事吧?”

    “我输了。”

    华强叹息着:“这事儿怎么说呢?说到底吧,还是怪你自己,你太多情了,男人太多情了,没有好下场。你把林小冉接到合租公寓去住,你这不是逼着狐狸答应任远的求爱吗?”

    宋小雷很为难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

    “算了算了,事已至此,节哀顺变吧。”

    宋小雷一脸落寞,很是绝望。

    华强也很感叹:“雷子,在你不遗余力的帮助下,任远终于得到了狐狸。而且,你也向世人证明了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那就是——**丝永远赢不了高富帅。你认命吧。”

    宋小雷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不出话了。

    已经凌晨两点,林小冉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翘首以盼,很失落的。

    “小雷怎么还不回来,也不知道他找到丽莉没有。”

    此时,手机短信响起。林小冉犹豫着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