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宋小雷的腻歪

宋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宋小雷不容置疑的说:“你吃醋!”

    狐狸怒极反笑,“你放屁!你以为你是谁啊,吃醋?你也配?”

    宋小雷继续说:“你看看你现在的表情,你就是在吃醋!我问你,你那天说的话是真的吗?”

    狐狸被问懵了,“什么?”

    宋小雷学着狐狸的语调,声嘶力竭的将那天狐狸当着美呆和晶晶的面对他告白的话重复了一遍。听着这些话,狐狸愣住了,“你神经病吧?我会喜欢你?我呸!我宁愿喜欢一条狗,也不会喜欢你这个变态狗仔!”

    宋小雷死死拉住狐狸的手臂不放开,“那你给我解释解释,你今天晚上的过激反应到底是为什么?再给我解释解释你为什么对美呆说那些话?”

    狐狸哈哈一笑,“我解释?我跟你解释?是你有病,还是我有病啊?你做出那些不要脸的事儿,还好意思跟我要解释?好,我现在解释给你听,过去,现在,将来,我,讨,厌,你!”

    我讨厌你?狐狸说我讨厌你?宋小雷一愣。他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华强跟他的授课内容。女人说我讨厌你的时候,不就是在说我喜欢你吗?这么一想,宋小雷大喜若狂,他双眼冒光的盯着狐狸。狐狸正不明所以的时候,宋小雷突然捧起狐狸的脸,强吻上去。

    狐狸被吓了一跳,傻愣在原地。

    宋小雷一脸陶醉的享受着这个吻,三秒钟过后,狐狸回过神来,她猛地一把推开宋小雷,上去抡圆了胳膊就是一耳光。

    宋小雷被这一耳光给打愣了,他捂着自己的脸,“女人说讨厌不就是喜欢吗?你干嘛打我?”

    狐狸看着神经病一样的宋小雷又惊又怒,“你真是有病!”

    宋小雷自暴自弃的说:“我是有病!你叫我别介入你的生活,可是你已经闯进我的心里了!”

    听到这话狐狸傻了,她心里怪怪的,一脸的尴尬。宋小雷没想到自己会说出这句话来,当下也傻愣在原地。

    狐狸率先反应过来,趁机转身拦下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宋小雷忙追过去,“你去哪啊你?”宋小雷追着出租车跑了很久,意识到自己这两条腿怎么也追不上人家四个轮子的。于是气喘吁吁的停下来,忙给华强打了电话。

    英伦风格的酒吧,歌手优雅的唱着爵士风格的歌曲,狐狸和任远碰了下酒杯便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此时狐狸的手机响了,狐狸一看是“无敌帅哥”,她一愣,转而明白过来是谁,直接将来电给按掉。手机却又响起,狐狸一看是“美呆”打来的,她实在不想谈论这件事,干脆把手机给关了。

    任远将狐狸的烦躁看在眼里,“说说吧,出什么事了?”

    狐狸自嘲一笑,“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任远一愣,接道,“根本就不是东西。”

    狐狸接着说:“千万别相信他们对你那点好,都是装的。”

    任远笑了笑没说话。

    狐狸接着说:“对每个女人都好的男人最可恶,看起来博爱又多情,其实是个投资分子,广撒网,多捕鱼,到处留情种桃树,非得弄得桃花朵朵开,变态!”

    任远说:“这个,也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男人对女人好,这是对绅士的基本要求,很多男人看起来对每个女人都好,但在他心里,还是有一个人是与众不同的。”

    狐狸今晚一肚子火,很难跟任远理性沟通,她十分不满意任远对于男人花心的解释,二人就此进行了一番小小的争论。其实今晚令她如此伤心的当然不仅仅是宋小雷,还有晶晶和美呆。狐狸叹了口气,任远绅士的笑着,他不愿也不会与狐狸争执,任远不忍狐狸这样不停的灌酒,“你这样喝会醉的。”

    狐狸握着酒杯不松手,“你对每个女人都这么体贴吗?”

    任远微笑,“至少我不会让你大半夜的一个人跑出来喝闷酒。”他拉住狐狸的胳膊,“你喝多了。走吧,我送你回去。”

    狐狸一动酒劲上头,一弯腰就这么吐了起来,任远没有嫌弃,他温柔的帮狐狸拍背,狐狸猝不及防的,竟吐了自己一身。任远忙拿出纸巾帮狐狸擦拭。

    狐狸窘迫的低着头,“不好意思。”

    任远并不介意,“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狐狸一听要回家就蹙起了眉头,“不,我不回去,我再也不想回去了。”

    任远感觉有些奇怪,“你不是跟姐妹一起住吗?不回去她们会担心吧?”

    狐狸自嘲一笑,“我不想让她们看见我这个样子。只要不回去,去哪里都行。”

    任远微笑,“哦?你这是在考验我吗?我那里敢去吗?”

    狐狸赌气的瞪着任远,“笑话,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不想去的地方,没有我不敢去的地方。”这样,任远便将狐狸带回了自己的酒店。任远一心扶着醉酒的狐狸,并未留意到远处偷拍的相机。

    而此时的宋小雷正拉着他的好基友华强烧汽油,华强简直觉得头大,城市这么大,他们开着车这样漫无目的的在大马路上找一个女人,这简直就是污染环境嘛!虽然说是这么说,可华强又不能不帮宋小雷找。于是他开车的同时还不忘在语言上嘲讽宋小雷一番。这世道真是不公啊。涝的涝死,旱的旱死。不过瞧见宋小雷这副猴急的样子,华强便觉得心中平衡许多。

    感觉到平衡的华强又开始发挥他情场专家的特长,开始帮宋小雷胡乱的分析起来,“你们现在可算是进入了感情中可怕的‘百慕大三角’地带。古往今来,凡是进入感情百慕大三角的男人,要么就是忧惧而死,要么就是发狂发疯。这就是感情百慕大三角中男人的传统下场。”

    宋小雷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那女人呢?”

    华强答,“女人,女人就更惨烈了。你虽然跟我差了好几个level,但也算是那种‘女子一件误终身’的类型了。我们现在假设你是a,两个女孩是b和c。如果你跟b好了,c伤心欲绝,从此再也无法接纳其他男人,要么浪迹天涯四海为家,要么削发为尼青灯古佛。就像《神雕侠侣》里的郭襄多好的小萝莉,最后愣是因为杨过当了尼姑。”

    宋小雷惊恐的吞了口吐沫,华强见到宋小雷这副反应,心中十分满意,他继续说:“如果你跟c好了,b怀恨在心,日夜看到你们秀恩爱,怒火中烧,终有一天,她忍无可忍,从厨房抄起一把菜刀,冲进你房间……”说着华强似乎还嫌宋小雷不够怕似的,表情狰狞的做了个一刀切的手势,“给你变成了东方不败。”

    宋小雷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吓得说不出一个字来。

    华强满意的继续说:“还有一种最惨的结果,搞不好会死于非命!”

    见华强越说越离谱,宋小雷不敢再听,忙挤出一句话来打断华强,“那……就没有什么解决方案?”

    华强拍拍胸脯,“我是谁了?我当然有方法解决。”

    宋小雷仿佛看到了希望,“什么方法?”

    华强镇定的说:“除非你技高一筹,和b在一起,用真爱战胜人心中的嫉妒,让c被你的真爱感动,主动退出,百慕大三角土崩瓦解,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宋小雷犹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

    华强补充说:“阿弥托福。施主,你要听从自己的内心,听从自己内心的呼唤。我问你,你是喜欢美呆,还是喜欢狐狸。请发自肺腑地回答这个问题。”

    面对这个问题宋小雷愣住了,他究竟喜欢谁?宋小雷说:“美呆就像一杯果汁,单纯透明清新自然还有果肉,喝一口,神清气爽。狐狸呢,狐狸就是一杯红酒,高贵冷艳,成分相当复杂,有葡萄汁,有矿物质,有酒精,还有酒石酸。一口喝下去,细细的品,每一口都有不同的滋味。喝着喝着,不知不觉就醉了。”宋小雷开始佩服自己诗人般的描述,比自觉的自我陶醉起来,可还没陶醉两秒,宋小雷猛地清醒过来,“但是!红酒后劲太大,有时候还很冲,让人很不愉快!”

    华强觉得宋小雷的腻歪程度快赶超自己了,他忙打断了宋小雷,“行了,寡人已经知道你喜欢谁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实在太明显了。”宋小雷这个受虐狂,他喜欢能给他当妈的女孩,这个女孩就是胡丽莉,“苏妲己,狐狸!就是她!你别急着反驳我,今晚出了这么大的事,你非但没有留下来安慰美呆,反而满世界的烧油找狐狸,无语的是还拉着我!”

    宋小雷歪着脑袋,“按理说不太可能啊。我跟她明显是天敌,凡是我喜欢的,她都讨厌。她鄙视我的工作,我也看不惯她所谓的事业。”

    华强笑着说:“这就对了!欢喜冤家,电视上欢喜冤家注定是要在一起的。啊,我替美呆赶到揪心啊。”

    宋小雷长叹一声。不知道狐狸现在究竟在哪儿,会不会出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