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三里外,凉亭见

蔻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声巨响,壮汉从马上摔了下来,重重砸在了地上……

    脸朝下。

    “噗哈哈哈——”

    叶小俊和拉芳一顿乱笑,看着壮汉单枪匹马追来,他们可不会再畏缩了,两人一左一右就上去了。

    “嗬劳资,穷寇莫追的道理没听过?”拉芳跩起了文来。

    “特么会不会聊天,穷寇你妹儿!”叶小俊推了拉芳一把,扭头跟兔校长挤眉弄眼,“我可是有文化的,他没文化!”

    兔校长抿嘴一笑,不做声,这个时候,他只想静静地看着他们装逼,看看要拿这个壮汉怎么办。

    开玩笑,这一路下来,心中也憋了不少的气好吧,是时候发泄一下了。

    那壮汉好半天才撑起了他健硕的身子,灰头土脸还夹杂着一些热腾腾的鼻血……

    “你跟着我们干嘛?”叶小俊蹲了下去,看着壮汉狼狈的模样,不禁啧啧了几声,“何苦哎,何苦,有些人不能追,你不造吗?”

    对于叶小俊的话,壮汉也不知道听清楚没有,也可能摔懵了,根本就没听见。

    “他是不是摔傻了?”拉芳伸手推了推壮汉的头,他也没什么反应。

    “都是你们噼里啪啦在说,人家不傻也傻了。”张小广忍不住吐槽,这么一连串的问题下来,是个人都要懵了,更别说刚刚摔了个半死的人了。

    好吧,张小广说得也有道理,两人安静了片刻,那壮汉在四人之间来回看了几遍,目光似乎终于清澈了起来。

    只见他二话不说,双膝跪地,朝着四人就拜了下去,“……大恩大德吾辈无以为报,这辈子愿意做牛做马,鞍前马后,追随左右,任劳任怨……”

    “停停停!”叶小俊哭笑不得地制止了壮汉,“这该不是把这辈子会的成语全说了一边了吧?怎么没有以身相许?”

    “你别阻止他,说不定接下来就有了……”拉芳掩嘴偷笑,这壮汉不结巴了,倒是啰嗦了起来,有点娘。

    两人互相打趣着,谁知道一直听不太懂他们说话的壮汉,居然面上一红,有些“娇羞”地低下了头去,小声道:“若是,若是不嫌弃……吾辈愿意,愿意以身相许……”

    哎呦我滴马!

    这是什么节奏?

    唐朝就已经流行捡肥皂了?

    叶小俊和拉芳一时间目瞪口呆,反而是站在后面的兔校长眯着眼睛,对一旁的张小广解释道:“似乎在唐朝也有好南风的贵族,只不过这乡野之辈居然也能接受……”

    这些落草为寇的人多半都是有着一股子气,怎么可能接受这种南风的行为。

    “吾辈爹娘打小就嫌弃吾辈,身边的人也都看不起吾辈,就因为吾辈说话不利索。后来吾辈离开了村子,凭借一身力气终于混出了头,唯一的遗憾就是结巴。今日,多亏了几位的大恩大德,将吾辈治好,所以……”

    红着脸的壮汉又是一拜,“任何要求,吾辈无有不从!”包括南风!

    “握了个大草,你愿意我们还不愿意呢!”叶小俊猛地往后一跳,双手抱胸,一副我怕怕的表情。开什么玩笑,对方这身材,别到最后谁那个谁还不一定呢。

    “行了,玩笑开过就算了。你,先起来。”兔校长此时走上前,这样的人若是能为他们所用,也不是不好,毕竟在大唐,庙堂之外的人手要培养还是比较困难的。

    比如兔校长想要培养一些商人成为自己人,所以才有了图涂的事。

    那么除了商人之外,其他的人才也是需要的,多多益善。

    “多谢恩公!”壮汉一抱拳,这才起身。

    “你的那些兄弟呢?”张小广伸了伸头,往后看了看,一个人也没跟来。

    壮汉道:“生活不富裕,马匹有限,兄弟们跟不上,只有吾辈独自来了。”

    原来如此。

    “那你要跟着我们混的事儿,你那些兄弟们知道吗?”兔校长关心的是这个,收服一个光杆司令可不符合他的性格,最好是能一次性收服一批人。

    “吾辈的决定,无需与他们商量。”壮汉不解,这种事情当然是他自己决定的,怎么还要兄弟们知晓?

    “既然你有心要投奔我们,那么我希望你不是一个人来,而是带着你的那群兄弟们一起来。”如今,正是用人之际啊!

    “这……”壮汉似乎有些为难,当年这些兄弟之所以跟着自己,其实也就是为了混口饭吃。如今自己都要跟着别人混饭吃了,那些兄弟们也不知道愿意不愿意。

    虽然都是土匪,但是有些气节,他们还是有的。

    怕就怕,他们不服这几位,看起来弱不禁风的。

    “你也不用为难,他们要是不愿意,就算了。”兔校长摆了摆手,强扭的瓜不甜,若是不真心顺从他们,那么别说一群了,就是一个他都不要。

    “你要这些土匪干吗?”叶小俊凑上来小声问。

    “回头跟你解释。”兔校长先安抚了一下叶小俊,然后对壮汉道:“我们会继续往西……”

    “你确定我们是往西?”张小广道。

    “呃……我们会继续往前,给你半天的时间,问问你的那些兄弟愿意不愿意跟着我们干。当然,前提是,不能再拦路抢劫了,至于跟着我们干什么,那就是我们叫你们干什么就干什么。”

    壮汉一边听着,一边频频点头。

    “饭,一定少不了你们的,但是我们只要忠心的人。不忠心的人,抱歉,立刻滚蛋!”

    “工钱,也一定会有的,少不了你们的,但是我们要手脚干净的人。手脚不干净的人,抱歉,立刻滚蛋!”

    “至于其他福利……”

    “福利是什么?”壮汉看着兔校长,有饭吃,有工钱,还有什么福利?福利是什么?

    “呃,这个先不提,反正你们都需要经过考验,才能决定是否能留在我们身边,你且先去问问吧。”

    “半日之后,三里外的凉亭见!”

    “好嘞!”

    五人就此告别。

    “三里外有凉亭?”叶小俊心想,兔校长不是路痴吗?

    “不知道。”兔校长淡定摇头。

    “那你约他……”拉芳惊呆了。

    “随口说说。”三里外有什么,谁知道。

    “……”

    “兔校长,不愧是大坑!在下佩服,佩服!”

    三里外,有没有凉亭,兔校长自然不知道,但是并不妨碍约定在三里外相见,不是么?

    然而,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

    三里外,居然真的——

    没有凉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