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4章 大结局

慕思杭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哎哟……”

    没想到的是,由于太高,苏拉斯也有些出乎意料这股压力。

    两个人沉沉落在地面,最后居然是张小浪压在苏拉斯的身上,地面都被两人砸出了一道坑。

    “卧槽……”苏拉斯咬着牙,一脸痛苦。

    张小浪回过神来,只见他灰头土脸,整个脸部都被熏黑,只有两只眼珠子还在骨溜溜地打转:“这……小胡子叔叔没事儿吧?”

    张浪叹了口气:“他皮糙肉厚的,摔不死!”

    “苏哥哥……”红豆倒是有些心疼,快步走到苏拉斯身前,想扶起苏拉斯。

    苏拉斯一边被红豆扶起,一边骂道:“老子救的可是你的儿子,妈的,你自己咋不出手,这可是你儿子!”

    张浪笑道:“你不是什么事儿都比我急么?你反应比我快!”

    苏拉斯嘴里骂骂咧咧的。

    张小浪走到张浪身前,笑道:“爸,我……我搞定了,那个人被我杀了!”

    “飞机也是你炸的?”

    张小浪摇摇头:“他被我杀了之后,飞机上的其他人不知道弄了什么,我就感觉不对劲,就跳下来,刚刚跳出去就爆炸了!”

    张浪点点头,拍了拍张小浪的肩膀,眼眶有些湿润道:“好样的,好样的……”

    张小浪笑道:“爸,我帮颜叔叔报仇了,你难道不高兴么?”

    张浪神色有些低沉道:“没有,你长大了,有本事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那你是……”

    张小浪话说到一半,才发现,在不远处,岑皓月正抱着拓跋灵的尸体,轻轻啜泣,柳玲珑也是神色极其沉重,眼眶红红,看起来刚刚哭过。

    “爸……拓跋灵阿姨……”

    一旁的闵文迪等人也是惊讶,没想到,她们进去这段时间,拓跋灵,已经死了。

    张浪点点头:“她已经走了……小鬼,记住了,以后在你妈妈面前,不要再提起你灵儿阿姨,知道么?”

    张小浪也是神色一黯:“好,我知道了……”

    闵文迪等人也是表情黯淡,瞬间感受到了同伴们情绪的低沉。

    最后,还是苏拉斯先发话:“都别在这里杵着了,我们该做的做了,这里没什么值得咱们留念的,回去吧……”

    “嗯,回家!”

    张浪慢慢走到岑皓月的身后,微微躬下身,拍了拍岑皓月的后背:“老婆……回家吧!”

    岑皓月失神地点点头。

    ……

    一个月后,桃花潭。

    张小浪端着药,走进了小木屋之中。

    颜世民刚刚睡醒,张小浪笑道:“颜叔叔!你昨晚睡得这么好啊,这都中午了,你才醒!本来想叫你吃早饭的,可雨丝阿姨说不让我打扰你!”

    颜世民苦笑了一声:“病都好了,还吃什么药,还有雨丝也是,这些事儿本都不该你和玲珑做的……”

    张小浪笑嘻嘻地坐到了床边,把碗递给颜世民,道:“可是玲珑阿姨说,雨丝阿姨这方面不是很精通,所以应该玲珑阿姨做的,都是一家人,颜叔叔干嘛还这么见外?”

    颜世民接过了药,一口喝干,然后笑道:“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

    张小浪笑道:“玲珑阿姨教我说的!”

    颜世民摇摇头,哈哈笑道:“你这小鬼头……”

    话说到一半,颜世民停顿下来:“小鬼,是不是有客人来了,怎么外面这么吵?”

    张小浪嗯了一声:“你刚刚醒,还没来得及告诉你,诛心岛的那些叔叔阿姨都来了,都是颜叔叔的一些老朋友哦!”

    颜世民皱眉道:“大家不是还有几天才聚会么?怎么这么快就来了?也没人告诉我一声啊!”

    张小浪道:“听说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宣布,所以他们都提前来了,昨晚雨丝阿姨没有告诉你么?”

    颜世民一脸惊讶,摇摇头。

    张小浪一把抱住颜世民的手:“那咱们出去看看呗!”

    颜世民笑道:“怎么跟小孩子似的?我的伤早就好了,只是你们一直要给我喝药,我还能走,你扶着我干什么?”

    张小浪嘿嘿一笑,放开手,和颜世民一起推门出去。

    一道阳光从空中照射下来,桃花潭的山上,看起来那么祥和。

    淡淡的翠雾萦绕在空中,让人心旷神怡。

    此时,在这几个小木屋中间的场坝,却早已经是热闹非凡,只因曾经的同伴,居然全部都聚集在这里了。

    颜世民抬头望去,那一张张熟悉的脸,景苒,闵文迪,蓝风铃,江曲,白龙,雨丝,阿斯玛,雨老,秦舞阳,苏拉斯,红豆,楚潮,马尔芯,千雨鸢……张浪,岑皓月,柳玲珑,太多的人齐聚一堂,颜世民的心情一下子变得舒畅起来。

    还有那在角落里说着悄悄话的岑小月和合欢,还有不远处正在秀恩爱的姬葬花,特瑞,甚至还有以前一些部落认识的人,还有杀手团的众人,曹玉如,秦昊天,苏绯色居然也来了!

    最让人意外的就是雷琴,她抱着一个孩子,身边坐着的人是司杜阿华,还有几个从大草原来的司杜阿华的朋友……

    这么多人,齐聚一堂,是颜世民没有想到的。

    张浪俨然是这里的主人,一边和众人聊天,一边招呼着来到这里的客人,脸上笑成了一拧麻花。

    “怎么样,颜叔叔,是不是都是熟悉的人?”张小浪笑道。

    颜世民点点头,这么多朋友,居然能在同一天到来,他们来自这片海域的各个角落,能齐聚在一起,这是有些难以想象的。

    颜世民侧过头问张小浪道:“小鬼,最近几天都忘了问你的事儿了……”

    张小浪道:“我的事儿?”

    “是啊,纸刀那边有没有消息啊?还有,黑旗……找到了吗?”

    说到这里,张小浪神情一黯淡:“都没有……明荡漾阿姨说好的会把纸刀还给我的,可是……到现在也没有消息,爸爸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她们……我……我以后还能见到纸刀吗?”

    颜世民笑着拍拍张小浪的肩膀:“明荡漾可不是那种会棒打鸳鸯的,我想,可能只是因为你那小女朋友身上的秘密太多,所以她才会一直留着她,等到了时候,她肯定会把纸刀还给你的!”

    “真的吗?”

    “真的,相信我!”

    “嗯!”

    张小浪又叹道:“黑旗……自从那天从荒原回来,到了管家告别,他再也没出现过了,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颜世民皱眉道:“嗯……这小子虽然人品不错,但是性格有些偏执,我记得当时他是因为唐七的眼睛,所以才……”

    “是的,他说过拓跋灵阿姨答应治好唐七姐姐的眼睛,可是爸爸他们……居然把拓跋灵阿姨逼死了……所以……他心里有了隔阂,带着唐七姐姐走了!”

    颜世民叹道:“灵儿那时候肯定是万念俱灰,忘了唐七的事儿了……这件事儿不能怪任何人……”

    张小浪道:“我知道,但是黑旗未必这么想啊!”

    颜世民沉吟了一声,不再说话。

    这时候,蓝风铃注意到了颜世民和张小浪,朗声叫道:“颜大哥,咱们都来了,你媳妇儿也一直在招呼,你作为男人,怎么一直躲着呢?”

    蓝风铃的话顿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所有人都是朝着这边看来。

    张浪哈哈笑道:“大家体谅一下老颜嘛……”

    苏拉斯也在一旁笑道:“是啊是啊,老颜本来身上的伤就没好,这不……回到桃花潭之后,夜夜还有雨丝相伴,老颜纵使是铁打的身躯也受不了啊!”

    雨丝的脸皮子本来就薄,被苏拉斯这么当众一说,更是红得宛如桃花。

    众人倒是被苏拉斯的黄段子惹得哈哈大笑。

    红豆在苏拉斯的手臂上拧了一下,低声嗔道:“苏哥哥,开玩笑也没个正经!”

    昔日的红豆岛主,也是成了苏拉斯身边的小媳妇儿,让众人艳羡不已。

    可张小浪注意到,在角落里的苏绯色,一脸的遗憾,但眼神中也是满满的祝福。

    颜世民笑道:“老苏,我也忘了问你呢,上次你说回去问红豆的那个……那个里面的衣服是什么颜色,红豆告诉你了么?”

    颜世民这一说,所有人都是惊讶地看着苏拉斯。

    苏拉斯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这个,这个……”

    红豆更是羞得头也抬不起来:“你看,你看,你会说,别人也会说!”

    苏拉斯一拍大腿:“回去那天晚上是红色的,没想到天天都是红色的!”

    红豆气得咬牙切齿,苏拉斯哈哈大笑,起身就跑,红豆追了出去,众人也是笑得捧腹。

    张浪干咳了一声,沉声道:“老颜啊,既然你也睡醒了,正好借着大家都在,咱们商量商量大事儿……”

    “什么大事儿?”颜世民问道。

    张浪嘿嘿一笑:“第一,就是关于,你和雨丝,老苏和红豆的婚礼,老苏和红豆说没问题,就同一天操办,雨丝也没什么意见,现在就看你了……”

    说起这事儿,所有人都开始起哄起来。

    蓝风铃和白龙尤为起劲,白龙笑道:“好久都没喝喜酒了,这次没想到能喝到颜叔叔的喜酒,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蓝风铃也是说道:“你们这么说,我也想……加入……”

    众人惊讶地看着蓝风铃,蓝风铃挽着江曲的手,微笑道:“我和江曲这一路走得艰难,因为我个人的原因,还差点把江曲拐到一个偏远的小山沟里隐居了,可是我觉得这样太对不起她了,现在我也想通了,我也要给她一个婚礼!”

    白龙叫道:“好啊,喜上加喜!”

    张浪也是喜道:“没问题啊……当然没问题了!你们虽然在一起了,但是也没有婚礼,婚礼是咱们都市那边的习俗,让你们也感受一下这种热闹的氛围,一定会终身难忘的!”

    苏拉斯被红豆追着又回来,凑到张浪身边道:“那你呢?你都有孩子了,你岂不是还欠小月月和玲珑一个婚礼?”

    小月月脸上一阵红,对着苏拉斯翻了翻白眼:“你这是还想把别人拉下水啊!”

    苏拉斯一本正经道:“我说的都是实话!”

    张浪沉吟了一声,看向小月月,又看看玲珑,点点头:“这件事儿我也考虑过,可是我和你们有些不一样,我家里还有两个老人,还有一些亲戚朋友,我觉得我的婚礼应该让他们也参加,可是……目前我们还在想办法回到都市,苒姐也说,估计还得过一个月才能回去,到时候,我会把我家人,亲戚,都接到这里来,再加上苒姐的头脑,明珠的一些发明,我们可以在这片海域也建造一座属于咱们自己的城市!”

    苏拉斯摆摆手:“张浪,我又不急……只不过一个婚礼嘛,只要有床,哪里都是婚礼……”

    红豆更是哭笑不得,苏拉斯一番黄色言论,更是让众人捧腹不已。

    红豆嗔道:“苏哥哥,这里还有小孩子,不要教坏了他们!”

    苏拉斯指着张小浪道:“所谓的小孩子,不就是这几个小鬼吗?这小鬼早就有意中人了,还是个倾国倾城的小美人,你觉得他还是小孩子?”

    张小浪确实不像小孩子了,他不仅拥有成年人的身高体重,更是拥有成年人才有的思想,这也正是守灵族的人和普通人不一样的地方。

    张小浪却是心里有些郁闷,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纸刀。

    颜世民却有些惊讶地看着景苒:“你……不管你在都市里的公司了?”

    景苒微笑着摇摇头:“只要回去把研究结果上交给国家,也没我什么事儿了,那个公司,我正好可以卖了,买一些实用的东西,到时候再让明珠一起过来,张浪的想法不错,有明珠这样的人在,想创造一座城市,不是不可能!都市里的生活太过喧嚣,只有这种世外桃源才适合我!”

    景苒一番话,说得颜世民也心动起来。

    张浪也由衷感到高兴,一切都大圆满了,家人团圆,朋友团聚,只要再去一趟都市,就可以了结一切了。

    “对对对……我记得,都市里,还有雷杰那小子,还有弓箭小子和他的女朋友!”特瑞急忙道,不仅如此,回到了都市,合欢的病也能完全治好。

    张浪急忙纠正道:“弓箭小子……和他的老婆!”

    “对对对,老婆,老婆!”

    苏拉斯道:“还有蒲云松那小子,我早就想见见这小子了,而且听说他还有儿子了……”

    “是啊,所以,老苏,你得赶紧加把劲!”

    “老子每天都在加油!”

    “苏哥哥!”

    “哎,我在呢!”

    “你……真的是……”红豆顿时无语。

    一直感受着热闹气氛却一直未曾开口的雷琴忽然道:“我也想念哥哥了,还有秦柯姐姐……”

    说起秦柯,众人都已经知道,正是因为她和拓跋灵联合,所以才一直让张浪困在都市。

    可是,拓跋灵已死,张浪也早就原谅了秦柯,张浪都原谅了,那别人还能说什么呢?

    “嗯,那么,一切就等着到时候团聚吧,等回到都市,咱们再商量婚礼的日子,到时候大家千万别忘了捧场!”张浪一脸兴奋,笑道。

    众人都是纷纷点头附应。

    就在这时,众人突然听到了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什么事儿这么热闹啊,大笨,你居然没通知我?”

    众人循声望去,当张浪看到来人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只见从场坝外的山路上,缓缓走来三道俏丽的身影。

    其中一个身穿白衣,俏皮的眼神张浪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左凡!

    “你……你居然来了?”张浪惊讶道。

    左凡,其他人并不熟悉,但是他再熟悉不过了,这可是自己的师姐,和自己同门的师姐啊!

    在左凡身后,另一个身影却是让众人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古铜性感色的皮肤,狂野的长发,还戴着一个爵士帽,背上背着一把来复枪,这不是薇思又是谁?

    “薇思……薇思……”张浪惊愕地看着薇思,有多少年没有见到她了?

    薇思微微一笑:“张浪,好久不见了,还有……玲珑妹妹……”

    薇思带着一种玩味性的眼神看向玲珑,玲珑脸上一红,这更是让人惊讶不已。

    难道张浪的老婆柳玲珑和这个看起来性感狂野的女人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故事不成?

    可最后一道身影,张浪无论如何也是认不出了。

    那是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小姑娘,长得居然和纸刀有几分相似,同样是一副倾世容颜,穿着和左凡一样的白衣,她也是面带笑容,只不过目光都是盯在张小浪的身上。

    “她是谁?”张浪问道。

    左凡卖起了关子:“是你……是你未来的儿媳妇的……大姨子?”

    未来的儿媳妇的大姨子?

    未来的儿媳妇,不就是纸刀么?

    张浪沉着脸道:“什么玩意?”

    左凡这才嘻嘻一笑:“说错啦,你儿子未来的大姨子……”

    “什么?”张浪惊讶道:“纸刀的妹妹?”

    张小浪闻言,也是一惊,他可从来不知道纸刀的身世,也从来不知道纸刀还有个妹妹!

    那少女对着张小浪嘻嘻一笑:“你……认得出我是谁吗?”

    看到人,张小浪自然是认不出的,可是听到了这个声音,张小浪整个人都是震惊得无以复加。

    只因这个声音他也是再熟悉不过,几乎他夜夜都与这个声音促膝长谈!

    这不正是诛心剑里的……阿诛的声音吗!

    “你……你是阿诛?”张小浪惊得下巴掉了一地。

    阿诛笑道:“当然啦……”

    “你妹妹,你妹妹……你妹妹不是叫阿心么?”张小浪问道。

    “是啊,纸刀就是阿心啊!只是没见到小柚子之前,她自己也不知道,哎,现在她知道了,原本咱们两个就是你们张家的人……”阿诛嘻嘻笑道。

    阿诛这番话让张浪父子都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张小浪简直被震撼到了。

    他只记得阿诛和阿心都只是诛心剑的两道剑灵而已啊,怎么阿心就变成纸刀了?

    而且他一直只能和阿诛说话,阿诛口中的阿心,张小浪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还以为和阿诛一样,都在沉睡。

    阿诛撇了撇嘴:“我懒得解释哎,你让师姐和你说!”

    说着,阿诛看向左凡。

    左凡点点头:“简单地来说呢……就是……现在纸刀,也就是阿心,就在……师傅那里,师傅说了,你想娶纸刀,必须还有一道考验,让你自己去接受考验,要是不过关,就不能娶纸刀!”

    张小浪顿时急了:“你师傅现在在哪?”

    张小浪几乎是飞一般冲到左凡面前,有些迫不及待了。

    左凡白了张小浪一眼:“你急什么?这个地方呢,就在你和阿心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半个月之内,你要去那里接受考验……你还记得你和阿心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么?”

    张小浪不假思索,急忙点点头:“我怎么可能忘记?”

    左凡道:“那就行了,半个月之内,你去到那里,接受考验,如果考验过关了,那你就会收到师傅和大师姐送你们父子的一份大礼!”

    大师姐,自然就是指的明荡漾。

    张小浪急道:“我现在就去……”

    左凡一把拉住张小浪的胳膊,啐道:“你急什么?你现在去,一两天就到了,师傅还没忙得过来呢,有个黑小鬼,他老婆眼睛瞎了,这段时间师傅正在给她治眼睛呢……”

    “黑旗?”张小浪惊叫道。

    左凡笑道:“你到时候自己去看不就行了吗?”

    张小浪急得直跺脚:“不行,不行,我等不及了,我现在就要去……”

    他回头,看向张浪和小月月:“爸,妈,我现在就要去明佛宫,我现在就要去!”

    张小浪挣脱左凡的手,就准备往山下冲。

    阿诛叫道:“等等,小鬼!”

    张小浪看向阿诛:“怎么了?还有什么吩咐?”

    面对阿心,张小浪的心情是有些复杂的,虽然和阿诛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但是看到阿诛的本尊,张小浪还是有些不适应。

    阿诛眼珠子直打转,翘着嘴唇,望着天,哼哼说道:“忘了告诉你,你小子捡了个大便宜……”

    张小浪有些不解:“什么大便宜?”

    阿诛摇头叹气道:“上一世,我和我姐姐被铸成剑灵前,都下过一个咒,我们看中的是同一个人……以后也要在一起,这个魔咒没办法解除的……”

    “我没懂……”张小浪挠挠头。

    阿诛却是哼了一声:“你想要娶我妹妹,必须连我一起娶了!”

    所有人都是屏息一阵惊呼。

    苏拉斯拍着大腿:“和他老爸一样,都是买一送一?”

    蓝风铃也是一脸愤愤不平道:“妈的,什么好事儿,都是让张家这对父子占尽了,他儿子比他更有福……”

    蓝风铃这句话惹来江曲一阵白眼。

    张小浪愣了半晌,犹豫起来,阿诛怒道:“你是觉得我配不上你,还是嫌弃我?”

    张小浪苦笑道:“那不都是同一个意思么?”

    阿诛道:“好啊,你居然嫌弃我?那你就别想娶我妹妹了……”

    张小浪更急了,咬咬牙,一把抓起阿诛的手臂:“我……我不嫌弃行了吧?我都娶了,我们现在就去找纸刀,阿心!”

    阿诛哼了一声,原地不动:“你一点诚意都没有,我怎么放心把我和妹妹交给你?”

    张小浪一跺脚:“我现在就要去找她!一起去!”

    说着,张小浪一把抱起阿诛,朝着山下冲去。

    “妈的,这小子用强啊!”

    “真是的,这么野蛮啊!”

    “啊,你这个小鬼,放开我!”

    阿诛的叫声在穿入一片丛林山路的时候,就已经没动静了。

    左凡也叫道:“喂,你就这么性急啊……”

    然后,过了一会儿左凡才嘟囔道:“我都还没来得及说,从守灵族的命运之门,几秒钟就到明佛宫了,你这小子非要走路去……也好,让你和阿诛培养培养感情……”

    左凡摇头轻叹,其实她自己也是幼稚的一比,却总感觉自己很成熟。

    张浪一只手挽着小月月,一只手抱着玲珑的肩膀,看着张小浪匆忙离开的方向,笑道:“咱们的儿子,长大了啊!”

    ……

    风平浪静的海面上,大船缓缓地行驶着。

    那大船的桅杆上,挂着一面大旗,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明”字。

    张浪从船舱中走出来,走到了甲板上,看到士兵们一个个都唉声叹气的,提不起精神,正色道:“一个个,都给我打起精神,又不是吃了败仗!”

    其中一个士兵语气十分低沉地道:“将军,咱们在海上已经航行了一个多月了,船上的物资也快吃完了……再找不到陆地,我们都要饿死在船上啊!”

    张浪的眉头深沉,士兵的话,他无法反驳,他这几天也是开始发愁。

    自从沿着皇帝给的地图航线方向,到现在也没见到大陆,难道长生不死药的传说是假的?这个地图也是假的?

    张浪也确信,自己的手下绝对没有偏离航线,怎么就找不到陆地?

    就在这时,甲板上忽然有人叫道:“将军,你看,那……那……那是陆地!”

    所有人都是一下子从甲板上蹭起来,朝着前方望去,张浪更是朝着那士兵所指的方向看去。

    果然,前方虽然雾气飘散,但是前方的那绿油油的一片,还是在雾气中若隐若现!

    张浪面露喜色:“快吩咐下去,加快速度,去前面的陆地看看!”

    “好!”

    大船开始加速,一炷香的时间,就已经接近那陆地了。

    而还没有着陆,张浪就已经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远处是高耸入云的山峰,近处是郁郁葱葱的丛林,而在那陆地边缘,竟然也是有无数在陆地上吃食、奔跑、跳跃的动物。

    “居然都是鹿?”张浪很快也发现了这一点,居然都是鹿?

    就在这时,张浪看到,丛林里走出来一个俏丽的身影,那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女,穿着一身白衣,隔着太远看不清模样,不过只是从轮廓就能看得出非常水灵清秀。

    此时,她手里正握着一株植物,拍着一头鹿的脑袋,将那植物送到鹿的口中。

    张浪喜道:“弟兄们,今晚吃鹿肉!”

    “吃鹿肉!”

    霎时间,甲板上的士兵都兴奋得大喊起来。

    张浪也是激动地看着那片神秘的陆地,只是他没想到,这确实他人生中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失鹿岛。(全书完)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